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愿人类永远充满友爱和温暖

愿主耶稣的慈爱恩慧保守祝福常常与您和您全家人同在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52年7月生于唐山路北区。唐山市68届上山下乡插队知青,于69年1月8日响应毛主席的号召,到河北玉田韩家林大队插队落户, 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7年。75年12月25日返城。读书, 作工,唐山震后10年,随企业(唐山市色织厂)由唐山路北区,搬入唐山丰润新区(企业现已破产,新区已被丰润兼并)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 , 山上的一颗草,一粒尘土。博客中除《圣经》摘录和注有(转)字博文外,均为个人原创生活思想日记, 欢迎博友相互思想交流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在河北玉田韩家林大队下乡插队做知青的日子(连载四)  

2010-11-30 06:55:20|  分类: 做知青的日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在河北玉田韩家林大队下乡插队做知青的日子(连载四)

 

(二)      在劳动的汗水和泪水中长大(原创:孙恩荣)

      (1

时光虽已经走过40个年头,闲时,仍常想起我在韩家林做知青的生活。那真是我生命中最宝贵的,7年的青春年华(16-23岁)。

回忆起那7年的知青生活,我可以问心无愧地说:我没有偷懒,我没有让年华虚度。我曾让自己青春的力量,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增砖添瓦。我也尽可能的用自己的善心善意和能力,为村中的烈军属,(王吴氏)五保户(齐宗氏)和需要帮助的人,做各样的好事善事。我曾因此多次被评为先进知识青年。

至今记得,7年中,有一年的时间是在韩家林小学教书,教3年级小学生度过的。教书的日子不记工分,每月30元工资,用工资买生产队的口粮。

7年中,有一年的时间是在亮甲店镇,林头屯公社的前户庄大队度过的,那一年,我成了乡工作组的一个成员。

7年中,有一年是在协助玉田县知青办工作,调查知青经费使用情况中度过的。那一年我住在玉田县政府大院里(县里抽调了10名知青),那一年我有幸很方便的去县文化图书馆,借阅各种图书。

出席过3次“玉田县知识青年学毛著积极份子讲用会”(每次10天)出席过一次“唐山地区知识青年学毛著积极份子讲用会”(15天)

其余全部时光,都是在一日又一日辛苦的劳作中,在一日又一日汗水中和风雨中度过的。

我的伙伴们每次回家,都不喜欢为家人带回去口粮,她们家中的孩子少,经济状况都比我家里强。为给家里省些口粮,我每年只回家一次。

在农村的日子,除了很重的病外,我从没休过星期日。农民没有礼拜天,

下乡后的7年,我成了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我的户口被迁入了玉田韩家林。韩家林村留下的是我7年的青春汗水和足迹。如果没有回城的政策,我可能会在那里度过我的一生一世。虽然回城重新安排了我的命运,可至今我心灵深处,仍深深的热爱着那里的土地,也热爱着那里我非常熟悉的人们。这一点,同龄的知青会更理解。

农民这个名词,代表着汗水日日滴在土里,代表着背朝黄土,面朝天。做过7年知青后深知,农民真的很不容易啊!

 

在韩家林的7年中,我曾无数次的和社员一起,亲手将公粮,在场上一点点晾干,用锹装进麻袋中,再和老农一起,赶着牛车送到亮甲店的国家粮库中。

至今记那时每斤玉米的价格是一角二分钱。生产小队每年生产的粮食,除按国家给的定量指标分给社员,再留下所养牲口用粮外,全部都交公粮。秋天晾晒在场上的粮,夏天晾晒在场上的麦,大部分都是国家的公粮。

我们到年底分到手的几十元钱,就是交公粮的钱。生产队没有别的收入。队里自养几头猪,到年底会杀猪,每个社员都能分到2斤猪肉。此外,我们一年没有肉吃。

至今记得那时每日的工值是2角或3角多,扣除全年的口粮,年底我们每人只能分得30多元,这点钱不够我们知青磨米面,买手纸和洗衣粉的钱。所以父亲每月开工资后,母亲会马上通过邮局汇给我5元钱,同伴也是如此,我们姐四个将家里给汇来的钱伙在一起,共同花销。

村里庄稼人干过的活,我都干过。我牵过牛,扶过犁,撒过粪,点过种,耪地,薅苗,收秋。我也起过猪圈,刨厕所。脱过坯,搭过炕。

修大青河时,冬天的节气里住过地铺。整日抬泥兜,肩肿起老高。11月的季节,天已很凉,去田野里收玉米桔,衣服被露水打湿,用体温捂干。也曾光着脚,下到还带着薄冰碴的水田里,像牛一样的耙地。

那时我们可真年青啊,我们正像毛主席说的那样朝气蓬勃。

2

来韩家林后,被分派到69小队的第二天,我就和农民一起下地干活了。至今忘不了那天流过的泪水。那天干的活是“拾茬子”。

我下乡7年间,生产队每年秋后至冬天,都会派社员去地里拾“茬子”。把留在地里的茬子刨出后整理好,用车拉回,然后分给社员做燃料。

至今记得握在手里的大镐,比16岁的我还高,镐柄很粗,握起来很费力。开始干活了,由北往南开始。还没长够身高的我,和社员一样干活,用大镐刨埋在土里的茬子。干这种活好费力啊,时间不长,手上就长起了泡,头上的汗也下来了。闷头在自己的垄沟里一个个刨。抬头擦汗时,才看见干活的20多人,都已跑到我前边去了,我落在最后面了,可等我去刨的茬子还一眼望不到边。

当所有的人都把一垄沟的茬子刨完,站在地头南面,看着我时,我有些落在后边的羞愧感。人家都到头了,我刚刨了一半。至今记得当时心中那种强烈的渴望,盼望。好想有个人能帮我一把,接我一把,那怕帮我刨一个茬子也好。心中的渴盼没有变成现实。没有一个人接我一把。到地头那边的壮年人,有的坐下开始抽起了地头烟,有的又从对面往我的方向刨了回来。不知何时泪水从我的脸上,滴落在土地里,我哭了。。。每到地头,人们就开始了休息和抽地头烟。我没有一分钟的休息,我干活慢,没法休息。但我一点不会比别人少干。有时还会多干。

炎热的夏天,是麦子收获的季节,收获的方法是:用手将土地中的麦子连根拔起。那时候我还是落在最后边的人。拔到前边的人,不仅没有人会接落在后边的我,反而会全部跑着去抢那长势不旺,稀啦又好拔的麦垄。而那长的又好又厚,紧挨粪堆的麦垄总是留给我的。

我总落在后边,没有人接过我。

我的工分比别人少,我的活没少干。

下地干活时,我从来没有过和别人一样的休息时间。

我不止一次的哭过,泪水流进了土地里。

上帝知道了,他也看到了,他记住了我。

上帝给了他对我的,深深的爱,和他对我的,深深的祝福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4)| 评论(1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